诗风文苑:走在温馨的灯火中

时间:2018-03-28作者:胡金城来源:依安文艺

过了立冬,人们对天的感觉,不仅是越来越冷,而且是越来越短。四五点钟,大多数人家还没有吃晚饭,浓重的夜幕就悄然降临,小城里的灯火一下子都亮了起来。店铺牌匾上的灯亮了,楼层窗户内的灯亮了,大街小巷的路灯也跟着亮了。刹那间,小城又是一番迷人的景色,一条条灯的河流,一片片灯的湖泊。小城里的灯当属路灯最好看,各式各样,五颜六色。有橘红色的,有柠檬色的,还有乳白色的。近看一盏接一盏;远望一行挨一行。那绚丽而柔和的灯光,温润着路人的眼睛,也温暖着路人的心。此时的我,穿得厚厚,戴得严严,正行走在这迷人的景色里,往返于灯的河流中或是灯的湖泊中,手里提着一只瓶子,一只罩在黑色布套里的瓶子。

我爱在夜幕下漫步街头观赏灯火。然而近些日子,每当走在这万家灯火装饰的夜色中,我的心情和以往是不一样的。本来如同冬季原野一般空旷的心境,竟装了满满的慰藉、满满的幸福,感到沉甸甸、热乎乎的。这都是因为一个故事,一个女儿讲述的真实而简短的故事。入冬前,女儿为增加外孙女御寒的热量和体力,在县电视台路北的一家鲜奶坊订购了一份鲜牛奶。每天半斤,一个月一结账。当母女俩第一次去打奶的时候,外孙女向女儿提出一个要求:“妈妈,给姥爷和姥姥也订一份吧,好让他俩补钙。”可能是感觉妈妈没有准备,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妈妈,这是你和爸爸平时给我的零花钱,整整100元,你再加上50元就够买一个月的。”女儿继而又订了一份,每天一斤,正好够我们老两口喝的。但没有用孩子的零花钱。第二天中午,女儿领着外孙女照例来我家吃饭,带来一张订奶卡和一只罩在黑布套里的鲜奶瓶子,并随意讲了昨天的事情。我问外孙女:“是真的吗?”外孙女一字一板地说:“是真的。”声音甜甜的,好像林间的鸟儿在唱歌。我真想将外孙女抱起来,可惜抱不动了。正读初二的外孙女已经长到我的鼻尖了。“这孩子,咱真没白疼!”我和老伴儿几乎异口同声。

外孙女长大了,是我们老两口帮着女儿女婿带大的。“离岗”之初,我和老伴儿一起带;后来老伴儿生了病,我就一个人带。带孩子比干工作累多了,我是深有感触的。小时候的外孙女有个习惯,在家里睡不着午觉,总得抱到外面睡着了再抱回来。我每天中午都要抱着她到楼下的超市或者广场去玩儿。玩儿着玩儿着困了,我又得轻手轻脚地把她抱回六楼的家中。小时候的外孙女身体很弱,感冒发烧是常事。一有病就得往医院跑,不是我抱着,就是我背着。如果需要输液,就得在医院呆上大半天,由我陪着。带孩子是我那些年最重要的责任,也是最可喜的收获。终于,我们的外孙女一天天的长大了,也一天天的懂事了。懂事的外孙女跟我最亲,什么好事都惦记着我,有好吃的都要给我吃。还经常鼓捣女儿女婿为我和老伴儿买这买那。做人不能施恩图报,无论对谁。但我非常高兴的是外孙女那颗幼小心灵所种下的感恩种子,已经生根发芽,正在茁壮成长。这是最可贵的。

每当在傍晚预定的时间内走进那家鲜奶坊,每当从那对文静而快活的小夫妻手中接过一瓶热得发烫的鲜牛奶,我总会想到外孙女。想她那红扑扑脸蛋上的两个小酒窝,想她那长睫毛下忽闪着的一双大眼球。外孙女现在该放学了。是在写作业?还是在补课?等会也该喝鲜奶了。尽管我们祖孙几乎每天中午都在一起吃饭,但是不见的时候还是时常想起的。每当我提着鲜奶瓶子,朝着家的方向,走过一盏盏、一行行温馨的灯火,总有一股子浓浓的亲情在胸中涌动,随之周身上下澎湃着汩汩的暖流。尽管气温已经降到零下20多度,尽管晶莹的雪花披满肩头,我依然感觉不到寒意。

0

主办 : 依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 : 依安县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 : 黑龙江新媒体集团

联系电话(传真) : 0452-7024044 0452-7027100 E-mail : yianxxzx@163.com

备案号 : 黑ICP备07003579号 网安备案号 : 201101023 网站标识码:2302230001

建议使用:IE8以上浏览器或切换浏览器为极速模式,浏览器为1024以上分辨率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