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安县 -17℃北风 <3级

诗风文苑:妈妈压脚的小花被

时间:2018-03-28作者:李成孝来源:依安文艺

妈妈有一个小绿花被,一米见方,用于压脚。这个小花被是我哪个孙子还在怀抱时使用的,我记不清了。三个孙子都长大了,外孙子哈理工毕业,在北京一家公司做“猎聘”工作,业绩挺好,每月工资由初去时的5000元涨到15000元。大孙子佳木斯农学院毕业,在哈尔滨做售楼工作,心情也很愉快。老孙子在齐铁一中读高三,准备考大学,据他爸妈讲,学习成绩还行,考个什么大学没问题。我三个孙子没有一个是属狗的,可小绿花被的图案是一些小宠物狗,非常可爱动人。多年来,小花被还是那么新鲜、干净,是我老伴保存下来给我妈压脚用了。

我退休以后,工作清闲了,休息的时间富裕了,所以天天中午吃饭时喝点酒,酒后总要睡一会儿。我老妈总是把那个小绿花被,压在我腿上,怕我冻着,多年如一日,天天如此。

近年来,老妈的身体远不如从前,特别是那双腿,年轻时患过类风湿关节炎,疼痛难忍。五年前因腿疼站不稳摔过一跤,大腿骨摔坏了,做手术打的钛金钢板。出院后,手离不开拐棍了,毕竟是90多岁的人了,但拄棍还能坚持上下五楼。

今年夏天,老妈患了眩晕症,迷糊的厉害,经过半个月的治疗,头晕治好了,可是那双腿下地不会走道了。经过艰苦的练习,拄棍在屋里还能走几步。这种情况下,还坚持天天给我盖小花被。我家住房三室一厅,午饭后我无论在哪儿,老妈都要给我送去小花被,母亲的爱子之心,真是恩比天高。

近日,老妈下床站不稳坐在地上,大腿骨又摔坏了,因某种特殊原因没能及时去住院治疗,在床上硬是坐了三天三夜,不能动,不能碰,更不能躺,遭了不少的罪。第四天,我老伴的老同事单会兰来看望我老妈,午饭后,老妈还拿着小绿花被叮嘱老单说:成孝在哪屋呢?这小花被给他盖上,他没穿棉裤冷。我听到老妈的话,泪水在眼圈里滚动了很久……

这次老妈病了,为了表示孝心,我在眩晕的情况下去齐市护理老妈,半个月竟滴酒未沾,这也是我50年来没有过的事情。

老妈的手术是在齐市第一医院骨外二科做的,手术很成功。老妈压脚用的小绿花被也带去了,在病床上,小绿花被就垫在老妈的伤口处。因伤口流血,小绿花被染得挺脏,但没舍得丢弃,拿回家后,老伴把它洗得干干净净,完好如初,仍旧给老妈压脚用。唯一与以前不同的是老妈的腿更不如从前了,可惦记儿子的心一点没有改变。每天午饭后,总拿着小绿花被叫我老伴给我盖上。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小花被,这是母亲的一片心,这小花被里蕴含着母亲对儿子的无限厚爱。

0

主办 : 依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 : 依安县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 : 黑龙江新媒体集团

联系电话(传真) : 0452-7024044 0452-7027100 E-mail : yianxxzx@163.com

备案号 : 黑ICP备07003579号 黑公网安备 : 23022302000003 网站标识码:2302230001

建议使用:IE8以上浏览器或切换浏览器为极速模式,浏览器为1024以上分辨率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