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风文苑:青纱帐里打乌米 - 中国·依安

诗风文苑:青纱帐里打乌米

时间:2018-03-28作者:邢占双来源:依安文艺

盛夏时节,广袤的东北大地上生机无限,各种农作物野生植物比赛似的生长,一条条,一块块,一片片青纱帐不经意间形成。昨天还溜腰深的玉米高兴,两三天后便长到一人多高。大片大片的青纱帐绵延不绝,铺天盖地,密密麻麻,水泄不通。站在高岗处望青纱帐,微风吹过,真像一条条绿绿的丝绸在舞动。

骑着摩托穿行在乡间小路上,青纱帐是幽静的,神秘的,深邃的,犹如迷宫一样,你弄不清前方的路在什么地方突然拐个弯。对于在乡村长大的我来说,青纱帐是夏季里最熟悉的美景,那里曾隐藏着我童年的欢乐。我在青纱帐里玩过捉迷藏,吃过黑悠悠、红菇娘,打过乌米。

小时候,家乡附近的土地连年种高粱,高粱长到一人多高时,头顶着一个箭头一样的包,包里孕育着高粱穗。我常常潜入青纱帐,去打乌米。所谓乌米就是高粱果实产生的变异。是高粱包里包裹的状如火腿肠的白白胖胖的东西,可以生吃,味道很好,有点米香混合着青草的味道,越嫩越好吃。如果老了,开包,乌米头会散落开,像黑黑的胡子,味道就不那么可口了。玉米也有乌米,外形难看,像个毒瘤,没人吃。糜子也有乌米,果实很小,味道很好,但不扛口,且在密密实实的糜子地里寻找乌米,很费力气,因此不受欢迎。

趁人不备,我潜入青纱帐,犹如鱼儿进入河里,犹如鸟儿进入森林,无影无踪,那个自由啊。不用担心被看青人或地的主人抓住,如果抓住,他们会说,小崽子,认识啥乌米,尽祸害高粱。确实,有些孩子不认识乌米,到地里看哪棵都像,便扣开来看,毁坏了不少高粱,农民最心疼的就是好好一棵高粱被扣了。

我识别乌米的本领非常强,很少有看走眼的时候。那些肚子大的,有点歪的,一摸硬实的,头紧的便是乌米。我顺着垄沟朝前走,走一次能搜寻五六条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眨不眨地搜寻,顾不得闷得喘不上气来的炎热,顾不得如刀子般的叶子划破了胳膊和脖子,心里不停地念叨,“顺沟走,抬头瞅,见着大肚就下手。”不时也想起二人转演员的笑骂,“走走走,蹽蹽蹽,高粱地里去跑骚,见着大肚就下手,原来还是高粱包。”这话有点埋汰农村人,在城里人看来,青纱帐里可能掩盖些肮脏的事,其实不然,青纱帐里是非常纯洁干净的。

历经个把小时,便能打一抱绿叶乌米,汗涔涔地走在乡村路上,感觉特别幸福。遇到熟人,还会扔出几个让人尝尝鲜儿。有一次,我打了一大抱乌米,来到大娘家,扒了一小盆乌米,大娘放点大酱,搁锅里炖上了,我和大妹二妹美餐了一顿,真是胃口大开,酱炖乌米真是别有一番风味。也可能是那个年代实在是缺食少肉,所以乌米才倍受青睐。

如今,再回乡村,高粱地已经很少见了,偶尔遇见,禁不住痒痒,进去走走,却一个乌米也没有。也许是使用化肥和农药使乌米的菌都被杀死了吧。

上网查阅一下,高粱乌米也叫黑丝菇,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矿物质、维生素等营养成分,尤其是人体8种必需的氨基酸、黑色素、真菌多糖和膳食纤维含量极高,是理想的天然保健品。除了食用价值,还有药用价值,能调经、止血、崩漏。已经有人专门种植高粱乌米来发家致富了。

真没想到,这么好的东西,我早已在儿时大饱口福了。

0

主办 : 依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 : 依安县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 : 黑龙江新媒体集团

联系电话(传真) : 0452-7024044 0452-7027100 E-mail : yianxxzx@163.com

备案号 : 黑ICP备07003579号 网安备案号 : 201101023 网站标识码:2302230001

建议使用:IE8以上浏览器或切换浏览器为极速模式,浏览器为1024以上分辨率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