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安与毛氏家族的情缘――记红军女战士周文楠一家

时间:2017-08-02作者:中国·依安来源:中国·依安

周文楠是临川县罗针乡鹏坊村人。小名三妹,又名周菊年,周润芳,1910年农历1011日生于广西桂林。父亲在满清末年做过道台,后来在长沙买房定居,住在小吴门松桂园一号。父亲去世后,文楠的哥哥周自娱取宅名自娱寄庐。在这栋房里住的,还有文楠的母亲周陈轩,侄女周桂华,侄孙女周国英等人。

周文楠与毛泽覃熟悉,颇有偶然性。

1925年 ,周国英在长沙黄家坪颜子庙平民半日学校读四年级,班主任是毛泽覃。十二岁的周国英是班上的好学生,考试成绩名列前茅。毛泽覃非常喜欢她。买了笔、墨、纸、砚奖励她。毛泽覃住在望鹿园宁乡同学会宿舍,织布厂的楼上,织布厂是中共湖南地下党的掩护场所,毛泽民也常在织布厂活动。此地距周家不远,毛泽覃常去访问,检查周国英作业,和周家人逐渐认识并熟悉了。周文楠当时在长沙含光女子职业学校念书,班主任是一个姓张的老师。一次,张老师生病住院,请毛泽覃为他代课。从此,毛泽覃与周文楠接触更多了,经常到周家坐坐。

通过交谈,他们加深了了解,渐渐有了感情。周文楠的哥哥周颂年见他们经常在一起,还有些不高兴。后来提出婚姻问题,周颂年开始还有些不同意,嫌毛泽覃是韶山山沟里的农民家庭。但文楠的母亲周陈轩老人同意女儿和泽覃的婚事,这样,家中的人也阻拦不了。19254月,周文楠和毛泽覃订了婚。

当年秋天,广州国民党革命政府几次来信,敦聘毛泽东去广州主持农民运动讲习所工作,我党中央也决定派他去广州开展革命活动,毛泽东经长沙去了广州,担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兼《政治周报》主编。不久,毛泽覃在大哥帮助下也去了广州,在黄埔军校政治部工作。

1926年夏天,周文楠在含光女子职业学校毕业。一日,她接到毛泽覃的信,要她去广州学习。她在哥哥的支持下,和母亲一起去了广州。到广州不久。文楠和泽覃正式结婚。婚后,文楠在妇女运动讲习班参加学习,也常去农民运动讲习所听大哥毛泽东讲课。学习期间,文楠经刘欣同志介绍参加了共青团,不久又加入了共产党。

1927年元月,国民政府由广州迁往武汉。212日,毛泽东在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等县进行湖南农民运动考察后,从长沙去武汉,主办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2月底,举家北迁,住在武昌督府堤41号。

4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之后,立即指挥北伐军倒戈内向,纠合各地反动势力,向革命人民猛扑过来。415日,广州继而发生反革命政变,几天之内,逮捕和杀害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两千多人。毛泽覃和周文楠处境十分危险。文楠已重孕在身,行动不方便,遇到紧急情况很难及时躲避。这时,他们接到党的通知,转移去武汉,当此紧急关头,毛泽覃便带着周文楠和周陈轩老人离开广州前去武汉投奔毛泽东。

他们是乘船经上海到达武汉的。在上海轮船码头上,他们遇见了毛泽民。毛泽民代名杨杰,在上海担任党中央出版发行部部长。由于形势险恶,虽为亲属,他们也只能装着不认识的样子,不敢打招呼,更不敢互相问候,他们同坐在一个船上,直达到了汉口,进了毛泽东住处武昌督府堤41号的家中,才互致问候。

周文楠在武汉,主要是协助毛泽东、杨开慧接待湖南来的同志。杨开慧正坐月子,文楠常去照顾她。毛泽覃被安排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工作。

毛泽东讲课回来,把泽民、泽覃叫到一起,围坐在桌边打麻将。其实,他们是以打麻将作掩护,分析研究形势,决定今后各人去向。有着敏锐观察力和丰富斗争经验的毛泽东,早已觉察到汪精卫一伙肯定会背叛革命,他向两个指出,汪精卫肯定要叛变,我们不能等着别人来杀头,要尽快转移,或者跟部队走,或者回湖南去。毛泽覃当即表示要随部队去江西,大家均表同意。周文楠舍不得他离开,她知道,此一别,不知何日才能见面。但是,革命到了转折关头,他们不得不分开。她支持了丈夫的选择。最后决定,根据党的安排,兄弟三人各奔自己的战斗岗位。毛泽东继续留在武汉,毛泽民和周文楠返回湖南坚持斗争,毛泽覃随部队去江西。

从此,周文楠再没有见到过毛泽覃。此次分手,成了终生诀别。

周文楠在长沙家有一栋二层楼的住房,湖南党的地下机关就建在她家。毛泽民、郭竹侠、肖三都在她家租有房子住。夏明翰、王淑兰(毛泽民原配夫人)、何英(郭竹侠爱人)也常来住。

192798日,秋收起义前一天,周文楠生下了一个男孩。全家人都非常高兴,文楠的哥哥周自娱给小孩取名楚雄。鉴于当时恶劣的政治形势,为遮人耳目,孩子隐去毛姓而随母姓周。文楠把这株毛家根苗视作掌上明珠,多少次久久凝视端详着小楚雄,想念着已奔赴江西前线的丈夫毛泽覃。

长沙城气氛越来越紧张,省清乡司令部的缉侦队,伪警备司令部的特务象疯狗一样到处乱窜,捕杀共产党人,一批又一批的革命者被投入监狱,枪杀在荒郊,一队队戴着脚镣手铐的共产党员,被反动派用枪押着游街。

由于叛徒告密,周文楠的家被暴露了,她的身份也被敌人知道了。19283月的一天,她正以打麻将作掩护研究工作,突然从门外冲进来几个凶神恶煞的警察,他们把文楠带走,关进长沙师敬湾监狱。出生才六个月正在吃奶的楚雄,也一起被关进监狱。

周文楠一进牢门,就受到严刑拷打。文楠坚决没承认是共产党员,只承认是毛家亲属。她知道,她在广州入党的情况,叛徒并不掌握。敌人没找到她“罪行”的 任何证据,因为她是毛泽东的弟媳,她丈夫也上了井冈山,就关在监狱不放,长期也没有判刑。文楠白天受审,晚上睡不着,几个月后便病倒了,一天几十次地拉肚子,本来就消瘦的身体更加瘦了,奶水也没有,小楚雄饿得哇哇哭。

文楠入狱后,周颂年和周陈轩老人到处设法营救,但徒劳无效。文楠患重病,周陈轩得知后,急得团团转。在万般无奈情况下,写了报告,请求保外就医,托人找了长沙小吴门正街吟章纸店的一个亲戚杨六舅,由他出面担保,写了担保书,言明病好后再进监狱,否则查封纸店。这样,文楠出了监狱,在家请医诊治。一个多月后病刚好,又被关进牢房,楚雄留在家中,请奶妈照养。

和文楠一起坐牢的还有毛泽民的原配夫人王淑兰和罗哲同志的爱人曹韻芳。王淑兰是个家庭妇女,当时还缠着脚。毛泽东后来在与美国作家斯诺谈起这段历史时说:“我在湘潭的地被国民党没收了。我的妻子和我的妹妹,还有我的兄弟毛泽民、毛泽覃两个人的妻子和我自己的儿子,都被何健逮捕。我的妻子和妹妹被杀害了,其余的后来得到释放。”

周文楠是被彭德怀的红军放出的,她在牢中被关了三年。1930723日,彭德怀带兵与敌军激战于平江县的瓮江镇,歼敌大部,24日攻占春华山,25日强渡樃梨河,猛扑长沙,拂晓时占领全城。当天晚上,红军砸开牢门,释放了几千名政治犯,周文楠被救出狱。

拂晓,周陈轩得知犯人都从监狱跑出来了,便带着孙儿周肇远、孙女周国英到浏阳门外去找周文楠。浏阳门外打死了几百人,尸横满街,周陈轩他们翻开尸体,一个一个找,没找到周文楠。后来听说她从监狱跑出后,随红军去了湘赣苏区了。

周文楠离开长沙后,开始在《红军日报》作校对工作,以后在红三军团随营军事政治学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到红十六军军部作秘书和宣传工作。1931年调湘鄂赣省委作妇女工作。1932年春调湘赣军区政治部作技术科长负责油印誊写。1933年夏调红军大学帮助翻写教材。1934年随军行动中,因病留后方医院休养,以后到军分区作秘书工作。这期间,周文楠曾想方设法与毛泽覃联系,终因战争频繁和其它原因而没有成功。

193410月,红军长征后,周文楠留在苏区,随军在罗霄山脉中段打游击。1936年春,在江西莲花县一次游击战行动中,她与部队失掉了联系。在寻找部队时,被反动的地方武装所俘。幸遇莲花县承审员(即法院院长)周邦杰(家族侄儿)全力营救,才得以脱离虎口。

解放后。周邦杰在临川鹏坊老家闲居。19505月,毛泽东写信给文楠去韶山接她母亲时,她在湘乡毛泽东外婆家看望之后,便和母亲一起,回到临川看望家族乡亲。她带周邦杰到南昌,见了江西省委书记陈正人和省长邵式平,并将周邦杰的情况和蒙他营救的情况向陈正人、邵式平作了介绍。从党的政策出发,省、地、县党政领导给周邦杰从宽处理,将他安排在罗针小学任教,直到1968年病逝。

1936年冬,周文楠从被敌人占领的苏区回到长沙,因没和党组织联系上,便隐居了一段时间。1937年冬,在韶山搞地下工作的楚雄的堂哥毛特夫打听到了周文楠一家在长沙的消息,非常高兴,立即来到长沙。他首先到驻长沙八路军办事处,向徐特立汇报了韶山党组织恢复情况和找到周文楠一家的情况。徐特立当即指示今后要好好照顾他们。随后派办事处负责人王凌波同志到松桂园看望周文楠。周文楠被安排在湖南省工作。

这时,日寇继侵占华北之后,派出飞机对内地进行狂轰滥炸。1124日,四架日机侵入长沙上空,在松桂园附近投下六枚炸弹,炸死炸伤三百余人。长沙一片混乱。楚雄的堂哥毛特夫堂叔毛泽连,遵照韶山地下党的指示来长沙,把文楠一家接去韶山。文楠在韶山毛氏祠堂教书。

戎马倥偬的毛泽东在延安没有忘记周文楠。1935425日,毛泽覃在与敌人枪战牺牲后,毛泽东几次打听周文楠下落,当他得知文楠一家搬到韶山时,很是高兴,立即写了一封信给一个亲戚,请他转交周文楠,要她去延安学习,并给她带去20块光洋作路费。

周文楠收到这封信已是1938年初了,全家人捧着信,激动得热泪盈眶。楚雄在舅舅的指点下,把大伯的信念了一遍又一遍。周文楠当时在湖南省工委由帅孟奇领导做组织工作和群众工作,常跑邵阳和长沙,因人少事多,工作脱不开,组织上不同意她马上去延安。直到1940年才经重庆八路军办事处,随周恩来同志一起到了延安。

这期间,湘潭县工委的王南秋同志,曾受省委领导指派,到韶山接楚雄拟送延安。周陈轩老人觉得楚雄年纪小,不忍让他离开身边,说什么也不放他走。1973年,周文楠去南昌见到任江西省计委主任兼劳动局长的王南秋时,回忆往事,感慨万端。王南秋当即磨墨,写了一首怀念诗:“回忆当年接楚雄,客观环境不相从。革命成功人不在,后代儿孙乐太平。”

六、周文楠随周恩来由重庆到达延安后,因患胃肠溃疡,没能进校学习,经中组部介绍到边区政府教育厅,由教育厅介绍到保育院任教员。保育院小学是干部子弟学校,中央的、军队的干部子弟和地方县以上干部的子弟及烈士子弟都在这个学校学习。这个学校待遇较优,细粮多些。在保育院小学,她爱上了王英樵。

王英樵是河南人,比周文楠小四岁。1939年春到保育院小学任教导主任,1941年下半年任校长,1942年春调边区政府教育厅任督学。

1942年春,周文楠调离保育院小学,在边区政府干部休养所任党支部书记。她与王英樵是19423月结婚的。毛泽东对他们的结合是同意的。结婚一年后,周文楠离开延安,在绥德分区实验小学继续做教育工作。19458月日本投降后,她和爱人王英樵一起,带着两岁的女儿王小丫,随同西北局干部一同去东北。自此,她一直在东北居住。

周文楠离开韶山去延安后,毛泽东故居上屋场,住着她的母亲周陈轩、哥哥周自娱、儿子毛楚雄。

不久,周自娱病逝。周陈轩和外孙相依为命,贫苦度日。幸得李富春和八路军驻衡阳办事处负责同志不断寄去生活费。毛泽东给韶山党组织来信,也常常问及他们的情况,给予生活扶助。毛楚雄的堂叔毛泽连常到上屋场,帮助他们干活。

1942年“皖南事变”发生,韶山和延安联系中断,党组织寄给他们的生活费也收不到了,加上兵荒马乱,他们的生活更加困苦。14岁的楚雄读不起书,被迫失学,挑起生活重担。周陈轩对外孙体贴入微,他上山砍柴,她总去接担子;他看书,她就为他掌灯。因买不到盐,她便将仅有的盐放在他碗里。周陈轩心地善良,常常接济比自家更穷的人,收菜时总拿些给附近的乡邻,家里喝稀饭,看到有饿肚子的,宁愿自己不吃,也拿出来支援大家。上屋场毛家对门的谢家场屋,住着满太婆和她的媳妇,满太婆八十多岁,行动不便,又靠一个六十多岁的媳妇讨饭养活。周陈轩对二位老人非常同情,常拿出自己家里不多的柴米和食盐,匀出送给她们,楚雄也常帮她们家干活。

1945年农历八月,王震同志带的三五九旅路经湖南,楚雄听说后坚决要去参军,周陈轩含着热泪送别他。临行前,她拿出周自娱写的《毛泽覃传》,一字一句念给他听,要他继父之志,报父之仇。楚雄参军后,跟着王震战斗。194687日,已是中原军区干部的楚雄受派前往西安与胡宗南谈判,他化名李信生,与张文津(干部旅旅长,中原突围前系军调部武汉第九执行小组我方代表)、吴祖贻(干部旅政治部主任),由一位农民带路,从陕西镇安县杨泗庙出发前往西安,行至安康地区宁陕县的东江口附近,被驻在该镇的胡宗南部61181团无理扣押。810日夜间,被秘密杀害,活埋在东江口一座城隍庙背后。楚雄英勇牺牲时,年仅19岁。

周文楠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楚雄参军后,韶山东茅塘毛泽东故居,只住着周陈轩老人。19495月,湖南和平解放前夕,人民解放军大军南下,第四野战军的一支队伍途经湘潭,打听毛泽东亲属住处及下落,在毛泽东侄孙刘亚雄带领下,找到了七十多岁的周陈轩老人,对她进行了亲切慰问。不久,周陈轩就被周文楠接去东北居住。

周文楠和丈夫王英樵经过长途跋涉,19461月到达辽西,分配在康平县政府作支部书记和公安局执法股长。19468月,康平被国民党占领,周文楠撤出,于10月到达内蒙古洮南,由辽吉省委组织部分配到省委党校作支部书记。由于战争环境和有小孩高关系,12月,党组织安排她去黑龙江省泰安县(今依安县)后方留守处休养。1947年春,分配到泰安县公安局作秘书并机关支部书记。1948年任泰安县人民法院院长。1950年调任沈阳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同年10月抗美援朝开始,沈阳疏散人口,经东北局批准,又介绍回黑龙江,再次任泰安县法院院长。1952年春调到齐齐哈尔市,任黑龙江省法院民事审判庭庭长。1954年松江省撤销,黑龙江省会设在哈尔滨,任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庭长,嗣后,因体弱多病,身体不能支持,长期病休,1982年申请离休。

毛泽东十分关心周文楠生活情况,他知道周文楠和她在延安时的爱人王英樵,是1945年建立东北革命根据地时,由延安步行三个多月去黑龙江的;他更关心周陈轩老人一个人留在韶山后的生活情况。1950年,周文楠向毛泽东写信,打算把母亲接去同居,毛泽东很高兴,亲笔写了回信,嘱咐她亲自去接母亲,信中说:“接你母亲去东北和你一道生活一事,我认为是好的,我可以写信给湖南方面发给旅费。惟你母年高,一人在路上无人招扶是否安全,是否需要你自己去湖南接她同去东北方为妥当,请你考虑告我。如你自己去接,我给湖南的信即由你带去。”周文楠接到主席的信,当即动身去接母亲,路过北京时,毛泽东在建国初期百事待兴的百忙之中,抽时间接见她,与她长谈。谈到楚雄牺牲之事如何讲给外婆时,毛泽东说:“请你告诉外婆,就说我说了,楚雄是个有志气的孩子,是韶山人民的好儿子,送他到国外很远的地方学习去了,也不能通讯,免得老人家受刺激,时间长了,慢慢就好了。楚雄年龄不大,为国捐躯,虽死犹荣。以后要好好照顾外婆,经常安慰她老人家”。195010月,周陈轩老人被接到沈阳,从此一直与周文楠生活在一起。

周文楠一家,一直与毛泽东保持密切联系。195611月下旬,担任哈尔滨城市建设局局长的王英樵,去北京参加全国城市建设会议,动身前,周陈轩老人、王淑兰(由湖南去哈尔滨作客)、周文楠三人联名给毛泽东写信,说王英樵过去在延安工作时,毛主席的侄儿毛华初、侄女毛远志都跟他念过书,现在去北京开会,特写此信,并带去东北兴凯湖特产大马哈鱼(熏的),请主席尝尝。并带一套哈尔滨新建的儿童铁路照片请主席看看,希望能予接见。

王英樵到北京后,将带的信和鱼及照片送到王海容家,想请王海容的爷爷王季范老人转交中南海。王季范老人是毛泽东的姨表兄,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参事室参事,他常去毛泽东家。但当时他到海南岛视察去了,王海容的母亲肖凤林将信和鱼转送到毛泽东家。

128日,全国城市建设工作会议一结束,毛泽东就打电话给王季范,说9日接王英樵去中南海,王季范给王英樵打电话,但他出去了没找到。第二天,毛泽东又打了电话,仍没找到王英樵(他上街去了),晚上再次打电话,要他10日上午在西郊宾馆等着,中南海有人去接。

10日上午11时,毛主席派秘书去接王英樵,同时接去的还有毛主席在长沙第一师范的同学、南京师范学院的熊教授。毛主席热情地招呼王英樵和熊教授坐下,首先询问了周陈轩老人的情况,问周外婆身体怎么样,生活有困难没有?王英樵回答说,周外婆以76岁,身体无大病,精神很好,并告诉主席,他和周文楠只有一个女孩,工资也不低,没有什么困难。接着主席向熊教授介绍说:“周陈轩外婆带着我弟毛泽覃烈士的孩子毛楚雄,在韶山住了十多年,1950年我写信给周文楠接往东北去的。老人抚养革命后代费尽了心血,过去生活很苦。周外婆在韶山群众中很有威望,韶山人民都称赞她是一位很好的老人。”毛主席给了周陈轩很高的评价。他还感谢周文楠和王英樵为他带去大马哈鱼,请王英樵吃了午饭。

19688月,周陈轩老人去世,周文楠写信给毛泽东,希望将老人骨灰安葬在韶山,毛泽东通过中央办公厅复信,请周文楠自己安排。周文楠和王英樵一起亲自护送骨灰盒到韶山。周外婆的骨灰盒到韶山后,受到极其隆重的迎接,韶山人民没有忘记这位对革命事业作出很大贡献的老人,农民自发地放了一夜铁铳(chong,以示哀悼。第二天由当时韶山管理局负责人毛泽普同志主持召开了有四百多人参加的追悼大会。骨灰盒安葬在毛泽东故居对面一座叫楠竹坨山上,与毛泽东父母长眠在一起。1990年周文楠因患脑萎缩,经长期住院医治无效病逝,终年80岁。

0

主办 : 依安县人民政府 承办 : 依安县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 : 黑龙江新媒体集团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传真) : 0452-7024044 0452-7027100 E-mail : yianxxzx@163.com

备案号 : 黑ICP备07003579号 网安备案号 : 201101023

建议使用:IE8以上浏览器或切换浏览器为极速模式,浏览器为1024以上分辨率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